吴金贵-如果青岛黄海没保级 我肯定宣布再不执教了

吴金贵:如果青岛黄海没保级 我肯定宣布再不执教了
稿件来源:足球报  记者贾岩峰报道 “罚点球的时候我根本不敢看,我告诉自己,如果青岛黄海没有保级,我肯定要宣布退休再不执教了。”  “申花足协杯夺冠的时候我都很淡定,但是当我们点球赢了卓尔,青岛黄海胜利保级的那一刻,我老泪纵横。这是我执教生涯中第一次因为胜利而流泪。”  “明年怎么样我还没有时间考虑,我要把最后一场比赛打完,然后给自己放一段时间假,再去思考未来。”  带领青岛黄海保级后,吴金贵接受了本报的独家专访。彼时他们还剩下对阵深圳的两场比赛,看起来无关痛痒,但吴指导依然希望给一些年轻人机会,给黄海下个赛季留下一些储备与希望。回顾整个保级过程,他唏嘘不已,坦言这样的过程一生一次就够了——下个赛季无论自己是否继续执教黄海,他都希望2021赛季的黄海能够换一种方式继续留在中超。  ◆《足球》:首先祝贺您率队完成保级,坦率地跟您说,早在两个月前,很多人就说黄海已经预定一个降级名额了,就看另外一个名额是谁了。您听过这样的说法吗?  吴金贵:之前没听说,但是这两天听说了,可能我带队之后也没人好意思在我面前说吧。(笑)我们的确很危险,差一点就跌入最后的降级区了,能够保级很幸运。  ◆可能从人员配置以及外援级别上,黄海确实劣势比较明显,因此有一个普遍不太看好的观点。  每个人看问题的角度不太一样吧,因为我跟投资人接触过,也了解到了很多情况,所以我觉得目前黄海的配置,已经是投资人尽了最大努力所能够给与这个球队的了,能够让球队生存,运转,足球就是这样,不同球队有不同的活法。最终青岛黄海用结果证明,尽管我们生存艰难,但是还是克服了很多困难,留在了中超。在第一阶段结束后,其实球队想过要进行一些更大力度的补强,但是外援市场因为前几年中超的价格还没有下来,尽管我们的政策是改了,但是欧洲对我们的政策并没有改,所以对于中小俱乐部来说,只能在夹缝中求生存了。另外被小看,被看扁其实有时候不是坏事,这个可以激发我们的斗志,也能让对手轻视我们。  ◆上来就对阵上港,而且逼平了上港,甚至差点儿赢了。这是很多人都没有想到的。后来也有人说,黄海逼平了上港的那一场,其实给后面很多球队向上港发起挑战建立了模板,对此您怎么看?  没有没有,我还是运气不错。(笑)不过有点我承认,对于上港我还是比较了解的。8月4号接队,只有8月5号一天的准备时间,8月6号就比赛。我们到队的当晚教练团队和技术分析就开始工作了,8月5号训练的时候就已经把技术分析录像,其中包括上港队的攻防战术解析,局部特点,重点球员特点解析,都给球员看了。然后我们根据上港的特点,自己也进行了一定的阵型演练。  这么短的时间打上港,双方实力差距又那么大,其实技战术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让队员们克服心理上的恐惧,尤其是面对上港猛烈攻击的时候,如何做到心不慌,脚下不乱,阵型不被冲垮,所以我把整个比赛分成了两大块,六个小节。每15分钟是一个小节,根据对方的体能战术,以及我们的体能情况进行具体的布置,这样以来队员们以15分钟为一个小节,当他们顺利跨过前两个小节的之后,信心就好了很多,因为觉得我们之前的准备很多在实战中都能够对上,确实是那样的,所以这样一来,那场比赛我们就发挥的还可以。队员们很听话,执行力非常好。  ◆当时您设定的比赛目标是什么?预期跟您设定的目标比是怎样的?  原本这场比赛,俱乐部领导出于保护我的角度,希望我能够在幕后指挥,毕竟我刚上任,就打这样一场硬仗,上港那么强,要是直接给我们来个大比分,怕我承受过大的舆论压力。但是我坚持要在教练席上指挥,因为我怕了,怎么能够让队员坚强,所以我说真的,打不好上港是主教练的问题,你们就拼就好了,我跟你们一起扛着,我们目标很明确,少输当赢。输0比1就算是最好成绩了,2个勉强接受,2个以上就太多了,不利于球队稳定信心。  所以我们的战术什么的,也都是奔着少输球布置的,对于进攻不强求,没办法,这就是弱队的生存法则。不可能追求什么好看,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摆大巴不丢人,输大比分丢人。其实对于黄海这样的中超新生,不太适合大比分输球,那样对于整个队伍士气打击太大了。但是最后我们拿到了1分,所以说肯定是超出我的预期了。  ◆《足球》:有人说您像带申花时一样,很好的限制了浩克和奥斯卡,您是怎样做到的?您是否觉得浩克与奥斯卡的个人状态有下滑?  吴金贵:我没有觉得浩克和奥斯卡有什么状态下滑,他们依然是中超最出色的外援中非常突出的两名球员。但是上港对他们依赖很重,所以我们肯定要从重点防守他们来尽量去降低上港对我们整体的压制。对奥斯卡,就是尽量不让他舒服地拿球传球,增加他的受迫性失误次数;然后对于浩克,反而要尽量给他机会让他多带球,少传球,他的盘带多了也能给我们更多布防时间。另外就是尽量限制他的左脚优势,迫使传到他右脚上等等。  在不同区域的防守,进攻,我们都有很明确的职责划分,对于其他中方球员的特点以及习惯,我们也都准备了,也都跟队员沟通了。这样一来,队员们都有很明确的任务后,他们执行力很强,因此我们基本上就把练的都发挥出来了,而且还有点超水平发挥了。  ◆请问您有没有感觉到,武磊走以后,在他的位置方面,上港一直没有找到最合适的替代。尽管阿瑙托维奇非常出色,但是他不能替代武磊,因此也无法发挥出球队最需要的那种作用?  你这个问题很好,但是我们这样是不是有点管得太宽了……(笑)很认真地说,武磊在上港发挥的其实一直是外援的作用,他走后,没有中方球员可以像他那样有外援的水准。武磊当时在上港时,对整个战术体系而言,他在边路的速度优势,是所有中超对手最忌惮的。武磊与浩克和奥斯卡的配合,可以用行云流水来形容都不过分。上港以前最让对手害怕的反击速度,没了武磊的确打不出来,这或多或少也影响了上港的战斗力。之前上港最具杀伤力的战术之一就是对方罚角球,然后上港打反击,这时候也是武磊最具威胁的时候,但是他走了,始终没有人能够替代他,从这点来说,上港损失还是挺大的。  ◆尽管您带青岛黄海逼平上港的比赛积分不带入第二阶段保级组的比赛,但这个结果其实也是能够形成信心与执行力累积的是吗?  是的,第一阶段的比赛其实对于各队来说都非常重要,尽管积分不带入第二阶段,但是积分对于球员心态,比赛态度,俱乐部引援的投入都会有影响,我们逼平上港至少让我们的队员对自身实力有了一定的信心,对于保级前景也始终存在一种只要努力,可能就会有奇迹的信念,最终也正是这种信念,陪着我们走过了最艰难的保级之路。  ◆打完上港,中间经历了重庆,然后很快又遇到国安,是什么感觉?  感觉比赛很刺激。挺好的,大家一点都不会掉以轻心,而且越是打强队,其实大家心态反而放松,战术压力大,但是心态其实反而倒好。国安非常出色,国安的前场攻击力,地面配合的流畅度熟练长度,可以说比上港还要强大。尤其是前场快攻的压迫性,比上港还要强。但是上港的高点比国安要好,阿瑙托维奇很出色,这样上港可以地面与空中相结合,从战术的丰富性来说上港更强,但是国安的地面渗透防不胜防。  ◆那么国安与上港在防守上对比如何?黄海竟然进了国安三个球,当然也丢了三个球。  国安的进攻压迫性强于上港,但是防守上,上港要更好些。国安的防守理念与上港不太一样,上港的三条线保持的比较好,但是国安有时候后防线与前场两条线中间的空间比较大,所以对手往往能够有更多的机会。比如前场压迫到对方半场很深的位置,但是防线跟进速度以及留给对手反击的空间都很大,所以就会造成在面对任何对手时都能丢球。因为国安的两个边后卫上压的都比较深,这样一旦回防速度也会受到影响。另外国安是单后腰,这样防守起来压力也是比较大的。  ◆假如国安增加前场的进攻人数呢?以他们强大的攻击力不能够进一步缓解防守压力吗?  很难,因为中超目前各队的正面防守能力都比较强,而且尤其是密集防守站住位置,不管进攻兵力投入多强大,也不是说每次就一定能够撕破对方防线。可是一旦进攻不成,对方打反击的话,前场兵力太多,这样后防是肯定顶不住的。  ◆《足球》:你带队第二场对阵重庆的时候,也是平局零比零,重庆今年其实起步也挺艰难的,但是最后却竟然冲进了争冠组,这是很多人都没有想到的。那么您跟重庆队交手之后,您如何解读重庆队今年的实力与成绩?  吴金贵:其实重庆队非常有实力,他们有一批非常有经验的中国球员,防线上上蒋哲非常不错,外援配置是非常合理的,高点,速度,技术,类型全面,与中国球员形成很好的互补。跟他们比赛时我们的进攻压力是最大的,因为重庆队的防守实在太严密了,其实重庆队的打法属于明明很有实力,但是他们却姿态放得很低,打防守反击,防守守得住,反击打得出来,因为有大摩托的速度,阿德里安这些都很不错。所以跟重庆的比赛是我上任后前三场中最难最难的。重庆队今年成绩那么好,跟他们的实力,拼搏,教练的战术制定合理都有分不开的关系。所以在第二回合较量中,我们也输给了重庆。  ◆其实黄海队最大的问题是有丰富中超经验的球员不是那么充足,除了来自申花的几个租借球员以及王栋这样的老队员,那么您是如何建立起队伍的信心的呢?  这个必须要感谢我的教练团队,从原有的教练团队成员,到我带来的李诚铭,成亮和陈志远,他们都做了很多工作。技术分析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陈志远把战术布置需要球员做到的要求,都通过不同的战术录像剪辑给到了不同的队员,为我分担了很多;而原有的体能教练与康复师离开后,李诚铭和成亮也把这一块都肩负起来了,李诚铭起到了挑大梁的作用,他在国外拉练学习比较多,也很刻苦,大事小事都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与队员相处都非常好。另外还要感谢杨为健教练,也给了我很多支持。还有俱乐部的于总,总是给我们减压,非常团结,对教练组给予了最大限度的支持和理解,协助我们新来的教练组与队员之间很快建立了彼此信任的关系。  ◆黄海在前面的成绩一直不是很理想,那么您觉得在执教中遇到的最大的困扰是什么?  是球员们的心理压力问题,我想这个问题肯定不是我一个人所要面对的,而是所有球员,包括教练员自己都要克服的问题。比赛密度大,封闭时间长,不能与亲人和家人见面。而黄海本身成绩又不是很理想,拿不到想要的积分,前景比较渺茫,所以我更担心的是球员把输球当成一种平常事情,缺乏动力了。  所以我经常跟队员们沟通,跟教练组一起缓解他们的压力,要他们不管怎样,都不能放弃努力。虽然赛程比较艰苦,但是作为职业球员更加应该感到庆幸,也要感谢足协积极努力,安排了这样的比赛,让所有人的状态得已保持,也让所有人的待遇没有进一步下挫,家人的生活也就跟着有了保障,因此不要觉得艰难,反而应该珍惜。因为职业球员的价值就是通过比赛来体现的,今年比赛本来就比往年都少,所以谁更珍惜比赛机会,谁就能够更好的体现自己的价值,当球员们理解这个道理之后,思想上自然也就通了。  ◆那么在人员安排和使用上您又注意到了哪些方面呢?  要给替补球员机会,一定是发动整个团队的力量,尽量挖掘每一名球员身上的长处,有的球员能打消耗战,有的球员能打攻坚战,把他们的类型梳理好,然后合理使用每个球员。有时候替补球员先上去抵挡,然后主力球员再进行最终拼杀,这样替补球员看到有球可以踢,拼劲足,而主力球员能够得到充分轮换与休息,也能发挥最大的长处。  ◆《足球》:今年有很多人都在抨击整个赛制的安排,认为不科学,影响了比赛的效果以及观赏性?对于今年的赛制您怎么看?  吴金贵:我的观点仅代表我个人,以及所有在过去一个赛季我带过的黄海队员们,先不说这个赛制是不是合理,我觉得本身能够有比赛可踢,让2020赛季的中国足球没有因为疫情而彻底停摆,这就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中国足协的领导们,包括陈主席,刘奕秘书长,他们为此所付出的辛苦是外界并没有看到的,但是我们俱乐部的投资人和教练,是了解这其中艰难的。  有关于能不能打比赛,在哪里打比赛,如何打比赛,这个就请了华山医院包括张文宏医生在内的许多专家进行了反复论证,最后在有医学专家团队给出具体论证报告的前提下,以及中国足协做了大量调查研究工作,刘奕秘书长走访了不同的城市,赛区,对于城市防控工作充分了解,与当地政府,足协等相关人员进行不断地沟通,最终才确定了比赛可以打,在哪里打。而那时候还要结合全国的疫情,写了不知道多少论证报告,被一退再退,但是中国足协坚持一次次反复申请,反复修改细节,最终被批复下来了。  如果要是2020赛季连比赛都没有,大家还批评赛制吗?觉得比赛质量不高,这肯定要好过连比赛都看不到吧?2020赛季我反倒觉得,结合大环境以及各队情况,其实比赛质量还是非常高的。因为今年是特殊情况,最初是完全没有观众的,大家也是封闭的,但是球员们能够把类似教学赛的比赛打出水平,已经很不容易了。联赛是七月末开始的,十一月初结束的,时间就这么短,再考虑球员的身体承受能力,能安排的比赛数量是有限的。同时这里面还要兼顾国家队比赛,一些球队的亚冠比赛,还有足协杯,所以安排赛程是很难的,所以我们要有一颗平和和宽容的心去看待赛制,能够有这样的赛制已经很不容易了。  ◆外界对于今年赛制的第二个争论焦点是关于第一阶段比分是不是要带入第二阶段的,有的球队第一阶段成绩不好,但是早早保级;有的差点儿进争冠组,结果降级了。  这个世界没有绝对的公平,只有相对的公平;但是我认为今年的赛制还是比较公平的,为何这么说?因为赛制是早就确定的,不是临时确定的,当时我们国家的外籍教练和球员的入境还是有很多问题的,很多球队都要面临外援人数不整齐的局面,如果这样把积分带入第二阶段的话,那么对于这些缺少外籍球员的队伍显然也不够公平。但是第一阶段可以决定是进争冠组还是保级组,然后命运如何,第二阶段就有可能入境开放了,到时候再调整。这已经是反复讨论认为最合理的了。  建业第一阶段在外援问题上遇到了很大麻烦,天津泰达则是备战出了一些状况,但是这并不能说他们没有实力。因此这个制度的制定是受到一些特殊外部环境因素制约的,而且也跟各俱乐部进行了沟通。大家不觉得中国足协今年有一件非常值得大家肯定的决定,就是顶住了压力没有停止升降级吗?如果停止了升降级,那联赛才是真的没有办法看了而且不光是联赛不能看了,其他的各种问题也会滋生了。在我整个执教黄海的过程中,一直就赛制的来源问题与队员们进行交流,当他们都理解了之后,也就不会有任何情绪以及抱怨了。  ◆其实最终黄海能够把卓尔挤掉直接保级,这个或多或少有些让人们感到意外。毕竟卓尔去年的成绩那么好,而且卓尔的实力大家也是有目共睹,那么您如何看待卓尔今年成绩的滑坡?  卓尔依然是一支非常出色的球队,不是说我们保级了,就意味着实力全方位强于卓尔了,只能说,我们的队员在交战四次,前三次都输给卓尔的前提下,依然没有放弃努力,依然为了仅存的可能去拼搏,这是我们保级的关键。卓尔我觉得跟多方面因素有关,教练组的变更,以及升班马本身在第二个赛季遇到的困难就要比第一赛季更多。  ◆那么在打完与卓尔的保级关键战,第一场输了之后,您的心情如何?球队的情绪如何?您又是做怎样的调整的?  感觉肯定很不好,因为对阵卓尔连续输了三场了。但是因为联赛还没有彻底结束,毕竟最后一场我们还存在翻盘的可能性,哪怕在外界看来是那么微乎其微,但是只要有这种可能性,我们就要做出努力。  ◆那么您做了哪些具体工作呢?  在战术上,我们与卓尔之间已经非常熟悉了,但是我们对于裁判的判罚尺度,其实没有很好的掌握。我们之前在跟富力的比赛中是韩国裁判吹罚的,我们首先把那场比赛的录像又重新给队员们做了剪辑,把一些关键吹罚给队员们分析了,发现韩国裁判还是比较鼓励对抗,有时候一些动作未必第一时间吹停,所以我们队员一定不能等哨音,或者总是举手示意“要哨声”,只要裁判不停就一定高度集中精神投入到比赛中去。另外一点就是尽量控制情绪,尽量保持专注。  ◆《足球》:今年联赛中最火的两个教练就是您的王宝山教练了,你们带着上半程成绩非常差的队伍都完成了保级。那么为什么土帅在保级战中能够做得这么好,您觉得主要原因在哪里?  吴金贵:可能是我们对于中国足球的一些“点”看得比较透彻吧,了解的相对来说比较深入。拿宝山教练来说,他对泰达的问题把握的非常准确,泰达上半程都靠荣昊进球,显然是进攻出了问题,因此间歇期他引进了苏亚雷斯,这次引援非常奏效,加上宝山教练的战术使用很合理,让泰达打出了最终真正的实力。此外,第一阶段宝山教练把定位也做得很准确,就是磨合阵容了,集中留到第二阶段发力,没有让队员们状态出的太早。  ◆其实外界一直对国产教练有一定偏见,认为国产教练非常保守,战术理念也不够先进。但是具体哪里不会用,战术理念哪里不够先进,却也都说不出来,那么您怎么看待这一类评价?  这个应该是对国产教练的一种刻板印象,不否认,我们足球的整体水平肯定要低于世界足球水平发达的国家,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国产教练的水平一直在原地不动,这些年国产教练一直都在努力学习,提高自身业务水平。而且现在网络教学这么发达,以及亚洲乃至世界范围内足球交流的兴起,我们每年都会参加亚足联精英教练培训班,以及收集到最新的足球技术资料,同时也加强与外界的沟通,与此同时也非常注重理论与实践相结合。  在今年9月3日我还跟佩雷拉教练参加了亚足联精英教练论坛,大家共同总结了欧冠与世界杯的足球战术发展潮流,同时也邀请了像温格这样的世界名帅与我们进行交流。就中国目前的足球发展水平来看,其实土帅或者洋帅有一个特别明显的差别就是大众的包容心以及耐性。往往对于土帅要求更加严格,对于洋帅包容性更大,对于这样的差异作为土帅,我理解为这是国人对我们提升自己的心比较迫切,这是对我们的督促,使我们必须要做到更好。但是从今年而言,很多投资人要更加理性了,比如说宝山教练和我,放在往年其实被换掉的可能性都很大,但是我们都坚持到了最后,所以我觉得形势在一点点变好,大家的观念也在一点点转变。  ◆其实有人说,这次降级的石家庄有些倒霉,因为他们在淘汰赛过程中遇到的两个对手,完全都是不同组的,不像黄海至少还有一个同组的,比较了解。您怎么看待这样的说法?  首先我想说石家庄确实是一支有特点,有实力,作风硬朗的球队,但是最终的对手,其实都是跟小组赛阶段的排名相对应,大连赛区的对手不管遇到哪个真的都是很不容易对付的,在分完小组后,我们都公认,在大连赛区的球队普遍实力比苏州这边要强,遇到大连赛区的队伍是肯定不好打的。石家庄两支淘汰赛对手都是大连赛区的。他们保级的难度确实更大。但是这样的赛制确实就是有一定偶然性,但是偶然中也会有一些必然,这就是足球。  ◆今年大牌教练带队的成绩似乎没有太匹配他们的身价,您觉得这与赛制有一定关系吗?  其实也不都是赛制的原因,跟教练接手球队的时间长短,球队进行的一些人员结构调整都存在一些关系。大牌教练其实他们来中国执教是要有非常大的心理落差的,在今年封闭赛制的情况下,他们的心态以及执教习惯也要进行不断调整,因为一切都与他们过去所遇到的情况不同,因为在国外执教,本身中国与欧洲文化差异就大,在遇到困难与危机时的处理方式可能也不同。其实今年的赛制在很多时候都需要主教练在心理调节方面与队员们进行更好的沟通。  ◆我曾经看过贝尼特斯在赛事期间发表过的一篇个人专栏文章,他特别提及了一个问题,就是中国年轻的职业球员有一个普遍的习惯,那就是比赛输了之后,不仅需要他帮助分析技战术,还需要不断地在言语上对球员进行心理安慰。但是这种辅导在欧洲同龄球员身上一般不太需要。那么您怎么看待这样的差异?  我觉得这个其实就是来自于中国与欧洲在足球技术以及青少年培养体系方面的差异,造成的在成年队管理方面,欧洲名帅与国产教练之间的不同。因为欧洲青训方面,不仅仅是要进行一些技战术方面的教育,一些心理素质教育,对于压力的排解,职业素养的培养,都是同步进行的。我们球员所需要的这些心理辅导,很多时候欧洲都由青训教练做完了,同时欧洲的球员在进入一线队之前所经历的赛事强度以及各种心理考验,要远远多于我们的球员。因此我们的球员并不是脆弱,只是他们在青少年期间经历的高质量赛事少,压力感受方式与职业队也截然不同,所以贝尼特斯教练有这样的感慨是很正常的,这也是一个比较突出的中西方足球文化不同之处。  ◆那么经历了这次保级战后,您觉得自己在哪些方面有收获,有哪些时刻是值得您纪念的?  这次挑战可以说是职业生涯中最大的了,也是非常特别的一次挑战,之前从来没有担心过球队是否真的能够保住级,虽然也有过带队保级经历,但是那都是中超老字号球队,硬实力摆在那里。那时候有一种发自心底深处的自信,球队肯定能保级,根本不用担心影响自己的执教生涯。但是带黄海的时候,说实话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但是又不能表现出来,还要让球员们觉得我胸有成竹,那样他们才会自信。可是当我经历了这一切,都走过来,也能够越来越快地调整好自己的心态以后,我也觉得这次保级经历让自己的职业生涯更圆满了,也填补了一些原来没有的空白。  ◆那么未来您还会执教黄海吗?  这个暂时我还没有跟俱乐部沟通,我想先给自己放假一段时间,然后再看看我的未来在哪里。

此条目发表在yabo亚博分类目录,贴了, ,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